bodu.com

机关工作者博客

自留地

正文 更多文章

熊召政与他的长篇历史小说 张保良

        熊召政说:“早些年,读中国古典名著和外国文学名著偏多,现在偏重史曲、哲学、禅学和自然科学的书多。”是的,熊召政在博览群书时,侧重研史探源,用哲学思想修炼意境,探究人性的本真,放宽视野,开阔胸襟。熊召政还注重研读红色经典史典,以光耀他笔下的魂灵火花!翻译家胡宗锋翻译了英国学者罗宾·吉尔班克在英国发表的介绍熊召政的文章,其文章的题名既朴实,又很能说明问题——“我家有六书房”。一般人看来,会质疑实否?或是要问要那么多书房干什么。毫无疑问,熊召政平时除了社会应酬、讲学、出访演讲或是参加文学活动,每天清晨打一场球锻炼一个多小时的身体,除了用餐,要么是读书,要么是写作。每天上午八时至夜晚十时,都坚持写五六千字的文章。

    罗宾·吉尔班克撰写的访谈录中说:“我(熊召政)把自己经常使用的书房做了一些区分,例如历史书房、文学书房,还有佛教和思想史方面的书房。我有大约十万册藏书,分散在不同的书房和工作室里。我的很多同行到我那里看后说,你真是生活在书的海洋里的人。”熊召政说他无论何时何地出差,都带着两个旅行箱,一箱是书籍,一箱是行李,稍有空隙时间就读书。熊召政还说,我读得最多的和藏得最多的书也是历史学方面的书籍。我在大学里讲得最多的也是历史学,譬如我最熟悉的明史、宋史、佛教史的典籍。我被武汉大学授予“杰出校友”称号时,我说,在武汉大学校史中,我是一位唯独“读书最少”的校友,因为我学历低,我一生的爱好就是读书,我的每个卫生间里有一架子书,这样,可利用一切时间读书。

    由于熊召政嗜书如命,对宋史和明史情有独钟,所以才敢动笔写四卷(本)长篇历史小说《张居正》。为了写好《张居正》,他曾多次赴张居正的故乡和墓园拜谒,到档案文史馆查资料,并对明史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分析,这就花去了五年时间。这部历史文学巨著从着手写到书的出版问世,又花去了五年时间。真正是“十年磨一剑!”这部历史文学巨著被荐参评“中国茅盾文学奖”时,二十一位评委投了二十一票,以全票通过获得“茅盾文学奖”第一名。到现在所有茅奖得主中,熊召政撰写的《张居正》是唯一一部获全票通过的作品。当时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所长的评价是“这是明代生活的百科全书。”

    2014年10月15日,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了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,并发表了重要讲话。会议期间,习总书记会见了熊召政,对《张居正》给予了很高评价。在罗宾·吉尔班克撰写的访谈文章中写道:“习总书记会见我(熊召政)的时候讲了这样的话:‘《张居正》是你写的,我读完了。’我说,对不起总书记,我写得太长了,耽误了您的时间。他说:‘好的历史小说就是教科书。你把张居正写到这个地步,得具备两个前提,第一是深厚的史学修养,第二是深厚的文学修养,两者缺一不可。’”毋庸置疑,熊召政创作的《张居正》在国内外的影响有多大。据熊召政介绍,由《张居正》改编成的八十集电视连续剧,决定重新拍摄,其剧务及演员将由多国影视圈名家参与,再现中华民族一代骄子精忠报国的光辉形象。

    在罗宾·吉尔班克的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……那天他(习总书记)问过我(熊召政)话后,我回答说,总书记对我的肯定我很惭愧,我将要写一部新的历史小说是《大金王朝》,争取离总书记的要求更近一些。”熊召政没有食言,他拿出了多年就开始研究备用的资料,开启了他智慧的想象空间,为塑造大金王朝的一代非凡人物而呕心沥血。

    熊召政说:“我在写《大金王朝》的时候,写过一篇序言,是这样讲的:当所有的英雄谢幕了,小人就会粉墨登场。张居正是属于中世纪中国的国家英雄,当这个英雄以悲壮的方式离开了舞台,再登上舞台的人,就是承担不起挽救国家命运的人。”由这句话可以看出,熊召政笔下的《张居正》和正在创作的长篇历史小说《大金王朝》,他是在用什么精神来叙写的。

    熊召政深深知道:在文学界,历史小说不是主流,但是在读者中,历史小说的阅读却是主流。我们国家一直在提倡要写当代文学,要写时下发生的生活。因此,一些评论家因各种因素,都会关注书写当下生活的小说作品。但真正能成熟地展现自己的思想和社会观察力的是历史小说。由此可见,熊召政为了展现自己的爱国思想,才一部又一部潜心研读史籍,为我们今天的读者再现历史画卷,推出栩栩如生的中华历史精英人物。2016年《大金王朝》第一卷面世,2017年《大金王朝》第二卷面向国内外出版发行,后续还有第三卷,或是更长一些?只有熊召政自己心中有数。读者们都盼着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千古奇香:卫生安息香 许

下一篇:[新浪看点]黄冈历史的名人有哪些?!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