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du.com

机关工作者博客

自留地

正文 更多文章

故乡黄梅的"口德"文化 周濯街

        儿子从南京发来网传故事:一个黑人出租车司机载一对白人母子,孩子问妈妈:“为什么司机伯伯的皮肤和我们不一样?”

    母亲微笑道:“上帝为了让世界缤纷多彩,所以创造了不同颜色的人。”

    到了目的地,司机坚决不收钱。他说:“小时候,我也曾问过母亲同样的问题,但母亲说我们是黑人,注定低人一等。如果她换成你这样的回答,今天我可能是另外的一个我……”有读者留言:人类说话其实是在传播文化,关键时刻一两句善良的语言也许能成就别人的一生——善良的语言即是“口德”!

    “善良的语言即是口德”之说,我深以为然。因为“言为心声”、“意为‘心音’”、“语者‘吾言’也”、“思者‘心田’也”。正因为如此,所以关键时刻一两句善良的语言才有可能影响或成就别人的一生。

    黄梅的文化底蕴厚重,尤其语言文化源远流长,生生不息。黄梅人自古以来十分注重口德,诸如:“刀疮易好,恶言难消”,“恶语伤人心,良言利于行”,“恶言不出口,苛言不留耳”,还有“好话一句三冬暖,恶语半句六月寒”等,都是故乡父老劝告子孙多留口德的古训。

    2017年8月,我在黄梅县教育局举办的新教师培训班作题为《黄梅传统文化及其它》的演讲时说过:文化有两个内涵,其一:“文化是每个人的精神家园”也就是“安放心灵”的地方。人需要两个家园,一个是安身立命的物质家园,一个是安放心灵的精神家园。物质家园只需有相应的购买能力即可,而构建精神家园就没有那么简单,因为精神家园并不是有钱就有能力将其建好。正如电视剧里面的那些“穷的只剩下钱了”的土豪,便是物质之家金碧辉煌、精神家园一贫如洗者的典型代表。其二:“精神上的家园只能用‘精神货币’即文化去构建!”用什么样的“精神货币”才能买到自己的精神家园呢?人们常说:“没文化,真可怕!”可是“文化”到底是什么呢?有人说是学历,有人说是经历,有人说是阅历,我认为都不是。关于文化这一“精神货币”,我非常赞同用这样四句来概括:

    根植于内心的修养;无需提醒的自觉;

    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;为别人着想的善良。

    印证上面四句话的事例很多。“五一”期间,有位大学生陪妈妈逛街时遇到一位流浪歌手。听完一曲后,他走过去,随手将5元零钱扔进了歌手的帽子里。但妈妈的举动却大不一样:她走到帽子跟前,慢慢蹲下身子,轻轻地将两个硬币放进了帽子里,并微笑着向流浪歌手点头示意。大学生的妈妈没有念过多少书。但这一刻,大学生觉得自己实在输给妈妈太多。

    于是,我想起了白岩松的一句话:“一个人有没有文化,并非看他的学历有多高。有学历的人,不一定有文化;没学历的人,不一定没文化。”读过很多书、拥有很高的文凭和有没有文化有时完全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曾经,我的一位朋友告诉我:一次,他跟老总去谈业务,午餐时在酒店点了一桌菜。吃饭中途,服务生端上一道特色菜,老总礼貌地说:“谢谢,我们不需要菜了。”服务生解释:“这道菜是免费赠送的。”老总依然笑着回答:“免费的我们也不要,吃不完,很浪费。”饭毕,老总将吃剩的菜打了包。回公司途中,老总将车子开得很慢,他正纳闷时,老总把车停了下来,拿起打包的食物,交给站在路边等待的阿姨,并交待说:“晚上热了等我回来全家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文化——根植于内心的修养。

    戏剧家夏衍临终前,痛得十分难受。秘书说:“我去叫大夫。”秘书开门欲出时,夏衍睁开眼睛,艰难地说了一句:“不是叫,是请。”随后昏迷过去,再也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夏老改动一个字,却感动了一楼的人。

    据说,梁启超当年死于协和医院的医疗事故:医生把本该切除的左肾切成了右肾。临死前,梁启超不是咒骂医生,而是叮嘱家人:“千万别跟媒体说,不要公布。老百姓刚刚开始相信西医,如果让他们知道我的事,难免会退却。”

    孔子曾经讲过这样一段话:“人不敬我,是我无才;我不敬人,是我无德;人不容我,是我无能;我不容人,是我无量;人不助我,是我无为;我不助人,是我无善!”这不就是“根植于内心的修养”么?夏老和梁老,是真正有文化的人。一个真正的文化人,应具备四种素养:根植于内心的修养,无需提醒的自觉,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,为别人着想的善良。然而,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“口德文化”呢?

    千百年来,黄梅的父老乡亲之所以注重口德文化,是因为他们知道:语言是从人类心灵流淌出来的温泉,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;善良的语言是“口德”,而口德也是一种文化,一种可以与日月齐辉的源头文化。正因为如此,在黄梅的许多氏族宗谱中都载有与口德文化有关的家规、家训。例如:我们周氏宗谱就要求子孙练就两项本领:一是说话能与人结缘,二是做事能让人感动。同时要牢记:以渔樵耕读为本,靠耕读起家的祖传家训。岳氏宗谱要求子孙必须做到安身立命,文不借笔;精忠报国,武不借兵。为人处世切记:“得人善言,如获金珠宝玉;见人善言,美于诗赋文章。口是伤人斧,言是割舌刀。口能吐玫瑰,也能吐蒺藜。”

    黄梅的父老乡亲重视口德文化原因很多,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黄梅人千百年来,一直用真心去呵护自己的初心和心灵净土。心者性也,“性由‘心生’”。人之初,性本善,无论什么人,只要能够从善良的本真出发,他们说出来的每一句话,都会是有口德的。例如,网络上在谈论夫妻关系时,有人说:“二十年的公主,一天的皇后,十个月的宠妃,一辈子的保姆,这就是女人的一生。”有人又说:“二十年的太子,一天的皇上,十个月的奴才,一辈子的提款机,这就是男人的一生。”其实,男人和女人都不容易。相扶相携,同甘共苦,才是真正的夫妻!贵在理解和包容。因此从黄梅人嘴里说出来的话就变成了:“夫妻关系应该是:二十年的追寻,一天的仪式,十个月的呵护,换来一辈子的相濡以沫。”这样的语言才是从心灵里流出来的温泉,这样的语言才称得上是地道的黄梅口德文化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岳家拳结缘武山寨 吴为民

下一篇:千古奇香:卫生安息香 许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