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du.com

机关工作者博客

自留地

正文 更多文章

吕本中情系黄州赤壁 王琳祥

        提起《江西宗派图》(一名《江西诗社宗派图》),人们自然就会想到江西诗派的领袖、“苏门四学士”中的黄庭坚,想到江西诗派的重镇黄州诗人潘大临、潘大观、何斯举,想到曾做过百日黄州太守的韩驹等,人们关注《江西宗派图》内25位成员与黄州、赤壁的情结,但对于创建《江西宗派图》此说者——吕本中与黄州、赤壁的特殊情感,关注的却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吕本中(1084-1145),字居仁,出生于名门望族,著名诗人、词人、道学家。他为人刚直,遇事敢于直言极谏,因反对宋金和议,得罪了秦桧,赋闲提举江州太平观。他晚年在信州深居讲学,因祖籍东莱,学者称其为“东莱先生”。宋徽宗时期,诗歌被当作元祐时代的标志而被禁止,朝廷上下文学凋敝。有鉴于此,著名诗人谢无逸给吕本中致信说:“当今之世,主海内文盟者,惟吾弟一人而已。”就是在这种党禁严酷、大家凋零的特殊时期,吕本中以其家世背景以及诗学上的好学敏悟,成为在野诗坛的领袖,并着手对北宋末南宋初诗歌风格流派的研究,始作《江西诗社宗派图》,把尊杜(甫)宗黄(庭坚)的25位诗人列入图中,此举在当时的诗坛产生了强烈反响,且给后世的影响极大。诗贺曾惇知黄州

    南宋绍兴十年(1140),岁在庚申,秋八月,右承议郎曾惇(字宏甫)出守黄州。时因直道赋闲提举江州太平观、年已五十六岁的吕本中在江西上饶作《送曾宏甫知黄州四绝》相赠:

    一

    雨余天气欲尝橙,栗可煨炮芋可羹。正是一年秋好处,忍令无酒送君行。

    二

    口唇白醭未尝开,正始余音挽复回。他日炉香为谁起,公曾亲见了翁来。

    三

    君到江头不问津,雪堂草木几番新。一生未得文章力,要扫中原胡马尘。

    四

    骐骥徐行不离群,却行江北访斯文。潘何子弟能传业,当奉遗书与使君。

    从吕本中的以上四绝,可知曾惇出守黄州是在秋八月。“雨余天气欲尝橙,栗可煨炮芋可羹”,橙子、板栗、芋头的成熟期皆在八月十五前后。“正是一年秋好处,忍令无酒送君行”,说得更加明白。从第三、四首来看,吕本中对黄州的人文历史非常熟悉,如雪堂的多次更新,潘大临、何斯举的子弟皆有学识等等。又从诗题《送曾宏甫知黄州四绝》的用字来看,没有敬辞也没有谦辞,说明吕本中比曾惇的年龄稍大,两个人的关系密切。

    重阳节诗寄友情

    九月重阳佳节来临,吕本中想起了潘大临“满城风雨近重阳”那绝妙的意境,于九月八日在上饶作诗寄给曾惇说:

    凉风策策旁江城,道路犹宽远去程。秋晚情怀常索漠,夜长更漏转分明。未偿脐腹三年艾,不负膏油二尺檠。明日黄花一尊酒,苦思亲旧与同倾。

    心有灵犀一点通。此时曾惇在黄州也以重阳佳节为题作七言律诗一首寄给吕本中。

    吕本中喜得曾惇的来诗,作《次韵曾宏甫九日韵》寄兴说:

    僧园晓色散栖鸦,强起新诗整复斜。正想故人披宿雾,忽蒙佳句洗昏花。旧游往往违心事,老病昏昏漫岁华。辜负重阳一尊酒,且来占雨又朝霞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宋金淮西战场有宋军击退金兵的捷报传来,吕本中又乘兴作《九日,赠曾宏甫二绝》述怀:

    其一

    茶花过雨十分香,山后山前已带霜。何事东篱数株菊,已将青蕊趁重阳。

    其二

    渐退中原胡马尘,溪山未厌往来频。虽无名酒酬佳节,尚有新诗答故人。

    吕本中在《赠曾宏甫知黄州四绝》之三中道出“一生未得文章力,要扫中原胡马尘”的强烈愿望,而在重阳佳节作《九日,赠曾宏甫二绝》之二说“渐退中原胡马尘,溪山未厌往来频”,两首诗前后呼应,极具史学价值,表明曾惇出守黄州之日,南宋在抵御金兵的战事中取得了骄人的成绩。诗赞曾惇在黄州重修睡足斋

    绍兴十一年(1141)暮春时节,当听说曾惇在黄州重修睡足斋,吕本中于欣喜中以《寄题曾黄州重修睡足斋》为题写诗寄怀:

    云涛际天江北路,郡古人稀春欲暮。平生想像睡足庵,颇见王杜安身处。十年兵火庵已坏,草莽连岗穴狐兔。使君初来席未暖,重就新斋立窗户。疏疏脩竹带泉石,历历幽光点烟雾。竹楼月波不寂寞,雪堂东坡复共住。昔者同遭盗贼扰,今者定蒙神物护。使君忘言坐搔首,抖擞衣襟脱巾履。下帘高枕百吏散,一任江头风断渡。会思王杜与新诗,梦里相逢得奇句。

    睡足斋又名睡足庵、睡足堂,系北宋著名文学家王禹偁谪守黄州时所建。吕本中此诗“颇见王、杜安身处……会思王、杜与新诗”,道出曾惇建庵大旨,即怀念黄州前太守杜牧与王禹偁。

    因曾惇出守黄州之日,特别注重地方人文,吕本中欣赏其所为,专为黄州、赤壁作“四六”句寄怀,如:“惟是齐安,居于淮右;元之遗墨,坡老新篇”;“登览故迹,多名胜啸咏之余;参考前闻,亦豪杰驱驰之旧”;“黄堂胜概,传王、杜之风流;赤壁威稜,余孙、刘之雄烈”;“班春掷简,追健笔于东坡;沥酒叩舷,吊英姿于赤壁”等等。

    在《寄题曾黄州重修睡足斋》诗中,吕本中言“平生想像睡足庵,颇见王、杜安身处。……会思王、杜与新诗,梦里相逢得奇句”,而在“四六”中又言“黄堂胜概,传王、杜之风流;赤壁威稜,余孙、刘之雄烈”,吕本中情系黄州、赤壁,旨在用文字彰显杜牧、王禹偁、苏东坡等人谪居黄州的遗韵。可以想见,吕本中到过黄州,且熟悉黄州的名贤胜迹。

    从吕本中的以上诗文中,我们可以感受到他对唐宋时期的名贤杜牧、王禹偁及苏东坡谪居黄州期间所作所为的钦慕至极。他日思夜想,欲到曹操、刘备、孙权三军鏖战的黄州赤壁访古探幽,然而遗憾的是,吕本中重游黄州赤壁的愿望最终未能实现……

分享到:

上一篇:《西游记》作者新说 韩

下一篇:龚丽华为毛主席演出《过界岭》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