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du.com

机关工作者博客

自留地

正文 更多文章

寻幽东山 戴益民

      广济(今武穴)与黄梅毗邻,鄂东门户,一衣带水,禅宗渊源流长,四祖五祖六祖皆与两地结下不解之缘。俗话说,远亲不如近邻。在我看来,山水也是如此。近山近水,性之所适,来去自由,无拘无束,更适合做知心朋友。黄梅东山,就是这样的好近邻。

    东山又名凤凰山,因“天下祖庭”五祖寺而出名。相传五祖弘忍在此弘法,引来许多凤凰朝拜,凤凰落脚的巨石,被后人叫作凤凰峰,亦称白莲峰,海拔800多米,五祖寺就坐落在半山腰上。有诗为证:“东山突起正中央,玉带双飘锁凤凰;坐对匡庐真面目,蓬莱未释尚馨香。”

    戊戌仲春,黄梅、武穴两地20余名文友相聚东山,开启“寻禅问祖”采风之旅。远离尘世的喧嚣与嘈杂,云雾缭绕中的东山,呈现沧桑与厚重、清新与自然的大美,令人目不暇接,心旷神怡。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;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”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东山五祖寺,但这一次与它的近距离接触,却让我一见倾心,感觉驿动的心有了一处自然宁静的家园。

    步出寺院正门外,眼前耸立着一株千年古树,古树盘根错节,枝繁叶茂。据说是当年五祖为其母蔽阴遮阳所栽种,树名曰青檀。青檀之下,是一座古老的山门和石桥。抬望眼,只见那石桥如一道彩虹横卧在峭壁之间。法师告诉我们说,这座石桥名叫飞虹桥,好一个诗意的名字!桥头两端赫然写有“放下着”、“莫错过”的禅语,虽只有简短的六个字,却意味深长,道尽人生一切真谛。山门是石块垒就,呈拱圆形,看上去有些残缺,左右两侧有石刻楹联云:“上接达摩一脉,下传能秀两家。”禅宗的前世今生一目了然。一条幽深的古道蜿蜒而下,穿过茫茫的丛林,向山下无尽延伸。这是当年人们上山朝拜修行的唯一通道,我仿佛看到无数寂寂前行的脚步和背影,在苍茫的暮色中,在黎明的曙光中,那脚步踏着青苔、踩着落叶,发出“沙沙”的声响,象千年的低语,又似历史的沉吟。“不到东山开正眼,慧能犹是砍柴人。”这条东山古道,见证着六祖慧能不惧路遥千里、虔诚叩拜的执着与顿悟,诉说着五祖寺的千年荣辱兴衰与进退得失。

    绕过重重殿宇,我们沿着登山石阶,向后山的通天路攀登。石阶乃清一色花岗岩铺成,历经千百年风雨侵蚀,依然厚实沉稳。石阶两侧茂林修竹,草木幽异,意境悠远。忽见一片开阔的平地,放置着许多石桌石凳石椅,正好供游人休憩。这里是五祖舍利石塔和供奉处,也是昔日大师讲经说法的地方,背后就是东山主峰白莲峰,青青绝壁直插天际。我坐在一棵松柏树下的石台上,感觉耳边仿佛传来隐隐松涛,难道是佛祖此刻的禅示么?不禁有些肃然。千百年来,无数高僧墨客汇聚在这里,他们中既有神秀、惠能、智诜、法如等大德禅宗,也有裴度、苏轼、欧阳修、张维屏这样的文坛巨星。野芳幽香,佳木繁阴;清泉流响,钟鼓梵音;檀香袅袅,清茶氤氲。他们或凝神静气,或滔滔不绝,或激情碰撞,或熠熠生辉,共同沐浴东山的千年法雨,这是何等令人心生向往的场景啊!站在山顶远眺,山下的世界约隐约现,虚幻而飘渺,似一幅水墨山水画。“不是风动,不是幡动,仁者心动。”忽然想起这样的偈语来,对于我等凡夫俗子来说,这便是超然旳出世之语吧。我知道,我终究只不过是东山的一个匆匆过客,不奢求超然物外,只愿把身心交给一方山水,暂时远离一些无绪的纷扰,心存几分安宁平和,足矣。

    当黄昏来临,五祖寺归于宁静,除了偶尔的鸟鸣,几乎听不到一点声响。伫立在宏大的寺院之中,人仿佛一下子变得渺小起来。入夜,躺在白莲宾舍床上,万籁俱寂,酣然入梦。凌晨,忽闻钟声响起,钟鼓之声伴随着悠扬辽阔的和声,给人以空灵与顿悟的感觉。日出东方,晨曦中的五祖寺,透露出一丝庄严、清净和诗意,让人乐意亲近。

    临别,黄梅文友以书相赠,我随意翻阅,一则达摩祖师与门徒的对话故事吸引了我:—人说,文字是求道的工具。达摩说,你得到了我的皮;一人说,一见便不再见。达摩说,你得到了我的肉;一人说,整个世界不存在一法。达摩说,你得到了我的骨;最后,慧可向达摩行了个礼,然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达摩说,你得到了我的精髓。是啊,不着一字,尽得风流!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”古往今来,无数人在这偈语中感悟人生,获得解脱。是啊,人生短短数十年,有缘“莫错过”,无缘“放下着”,只要我们懂得珍惜,懂得放弃,无悔过程,淡看结果,就会远离悲伤痛苦和失意怨恨的纠结,使得自己自在、安然地生活,从而得到真正的幸福与快乐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红安火炬传递路线

下一篇:蕲春李时珍文化旅游区初具雏形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