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du.com

机关工作者博客

自留地

正文 更多文章

天堂寨不是一座山(作者:邹德祥)

      都是风,是天堂寨的风,把游客从天南海北刮过来,经过一路的颠簸和沉睡,再到睁眼看风景时的激动,形成这座山五味杂陈的呼吸和思绪。

如果说天堂寨是山,才有了挺拔屹立的峰巅,和太阳拂面、云雾缭绕的奇观,倒不如把这些密密麻麻排列的山峰,看成是脸颊上镶嵌着的皱纹。

天堂寨不是一座山

每当春天来临,来天堂寨登山的人都暗暗较劲,即便是古稀老者,也想登上山的最高峰,一睹云蒸霞蔚时的奇观。

相对于城市里平地上的繁华,天堂寨的漠漠淡烟,升腾在高空,霎那间显现出生命的高度与神秘。来来往往的游客,踩着鳩鹚古国的遗风,在离云层最近的地方欢呼雀跃。

天堂寨不是一座山

在天堂寨的半山腰以上地带,每年的雨雪交替相遇,让天堂寨变成大自然的过滤仪。

俯身往下看,人和车如黑蚁般在路上蠕动、爬行。太阳离峰顶咫尺之遥,要是太阳的光亮更耀眼些,人和车行动的速度可能更快。沐浴阳光的天堂寨,具有无与伦比的生命力和繁殖能力,一草一木,都滋润、悠闲地生长着。

天堂寨不是一座山

说天堂寨是山,是毫不夸张的。如果这里不叫山,那山为何物呢?

造物主是这样“造山”的:水派江淮之地,北望中原,南眺荆楚,1729米的个头,千米以上高峰25座,境内2000多种动植物,是华东地区最后一片原始森林。

天堂寨不是一座山

历史风云激荡

公元前570年,楚子重伐吴,克鳩鹚,曾至于此,兵刃相见。

南宋末年文天祥抗元,派人入大别山组织西义军,多云山义民傅高率众响应,于1277年在多云山重建天堂寨。

元末,“天完皇帝”徐寿辉重建天堂寨,率数万“红巾军”揭竿起义,在此留下走马场、造钱凹、无敌碑、神谷仓等遗址。

天堂寨不是一座山

九资河镇党委书记毛红志把我们带到一处低凹的河滩,据说这里是天堂湖水库的上游源头。我搜寻了好几遍,都找不到源头的影子。按常理推断,源头应该有秦巴山脉的雄伟,源头应该有喜马拉雅的巍峨,源头应该有诗画般的意象。

总之,这里的源头是颇令人费解的。毕竟,一个平坦的河道,就与一个惊天动地的“水之源”联系在一起。而且连接的是那么舒缓和平实,一点也没有虚张声势的辩驳和理由。难道生命的源头正如——“水深不语,人稳不言”?

天堂寨不是一座山

拥抱南来北往的朝拜者,绝不是一座山的风骨和力量所能承载。这些来访者中,有的是为寻幽探奇感悟宇宙地理之妙,有的是为暂寻一宁静远离世俗之地,还有人是为了梳洗尘埃,与山起立、沉睡、奔跑的姿势和呼吸的每一瞬间,作一次悄悄的对话。

跋山涉水的精神,就是最励志的行走。中华民族的每一次负重前行,又何尝不是披荆斩棘、风雨砥砺。我这才知道,一个伟大的民族是如何产生的。

天堂寨不是一座山

我又联想到,在这个浮躁的社会,能与沉稳如磐石般的大山为伍,真是天赐的光芒。世俗的眼光总认为,身份卑微的人。一般要活在黑暗或低处,没有自由和翅膀,要想飞翔高空该有多难啊。但天堂寨没有这样的世俗和偏见。缺少翅膀,用脚也能丈量人生,到达山的巅峰。很多人都在跋涉一番后叹息,到天堂寨是人生旅途中最惬意的旅行。

山谷中,布谷鸟的啼叫驱散了热浪的侵袭。人静禅定。我忽然想起佛教的一种教义说,鸟鸣也是救赎的方式之一。鸟鸣山更幽,心静下来,洗去尘埃,勇敢前行。

天堂寨不是一座山

沉默和谦卑是自然界中最不可或缺的两种力量,但人们往往错认为是弱点。山的沉默和谦卑,又是人所不能比拟的。

天堂寨的坚硬和柔软,冰凉和温暖,触摸过他的人都有感受。逢河架桥,开山凿路,山也不会掉一滴泪。当你对山的压迫疯涨时,鸟的鸣叫声声入耳。谁能想到,这是天堂寨按耐不住的激越和歌唱?

天堂寨不是一座山

和平安定的时代,生活富足的人们四处访古寻幽。只有仰慕、彻悟山的韵味和语言,真正读懂山的内心世界和情感表达方式,山才为峰。

山高谁为峰?人呢,也能以山为峰一览众山小吗?

天堂寨不是一座山。

请把这个消息早点告知天下人吧。

天堂寨不是一座山

(作者系媒体记者、知名作家、旅游营销策划专家)

分享到:

上一篇: 黄冈首个社区自媒体给居民生活“

下一篇:佛说:人的欲望如被风旋起的尘埃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